草莓视频αpp下载

这时,队伍里其他人在缓慢落下的小雪里无声的站了起来,一面拍下身上粘着的雪,一面看着身前大半被大雪覆盖的山脉,以及很远处只能看到半山腰位置的雪峰,在巴伦少校的带队下,又开始了接续几天的行军了。天籁小说.23txt.

上尉也背着通讯机器重新回到了队伍后面,他需要随时随刻观察队伍的情况,以免在这样的雪天季候里,有队员不知不觉的脱离队伍,倒在积雪中再难以爬起来。这时他看了看天空,一片阴沉的暗灰色。

“夜晚来得越来越早了。”他喃喃说道,回想起巴伦少校刚才的话,叹了口气,“真是混乱的一个帝国。”

、、、、、、

卡西亚是被渴醒的,喉咙好像在燃烧,肺部自然交换出来的空气带着惊人的热量,可以看见空气微微扭曲的样子了。

嘴巴在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完干裂,没有一点唾沫,眼睛好像也变得模糊。脸上和身上的皮肤也好像起了褶皱,干巴巴的升腾,和雪地里冻起来的铁块一样冷。身体中的各项机能在卡西亚醒来后,开始渐渐恢复到正常的状态。体温回升了,心跳和呼吸也变得越具有力量。

感觉身体变得轻松了很多,大概在自己昏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,那些化学毒性物质已经完从身体里排放出去了。卡西亚一面思考,一面扫视一眼周围,和自己睡下去的时候一模一样,没有一点变化,一切都保持着原本的状态,只有完血液冻成了暗红色的坚冰。那些尸体在寒冷的温度下有些萎缩了,皮肤的颜色变成了冷色调的淡灰色,有水分从尸体里渗出来,在皮肤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寒霜。

“还没有人追到这个地方来。”他说话间看了一眼机械手表,才知道时间上已经过去了一整天,这一次他睡下去了很久。

卡西亚现在只想要喝水,还有吃大量的食物。他的胃袋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酸性极强的胃酸。

眼前还亮着明亮的光线,从昏睡中醒来,睁开眼睛的时候,感觉到非常刺眼。手电的续航能力出了他的估计。

还在地面坐了一会儿,待到体力基本恢复过来,卡西亚才站起来在原地活动了一下,找回身体的灵活。睡了一整天,身体中的各个部件就如同生锈的机器,每活动一次,都出即将散开的悲鸣。

骨头跟着“噼噼啪啪”地响起来,手脚上的肌肉也传来尚未消除的酸痛感。手臂上的撕咬伤口没有好,还在愈合中,短时间内是不能进行实质性的动作了。那时好不容易杀死了山洞中冬眠的棕熊,身体在其后便越僵硬起来。双手在那时已经失去了使用能力,卡西亚想要用战术刀割破自己的身体放血也不行,就只能用嘴巴咬了。

清新动人短发美女笑容灿烂可爱

这会终于活动完毕,卡西亚在身体恢复后,才加紧时间挪开那些尸体,打开他们的背囊,开始翻找对自己有用的东西。

武器弹药需要补充一点,敌人使用的兵器大都印有帝国制造的标志,卡西亚也能通过上面的标号知道这些东西的威力和性能数据。食物和水部就地吃下去了,他现在非常饿,这些高能量食物刚好可以填饱一次肚子。身体中好不容易存储起来的脂肪已经被消耗完了,血液因为是在短时间内换新的,也可能是制造的度快了些,血液的质量没有跟上来,只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了生命的维持和机体的基本活动。

卡西亚觉得在血液里面,某些物质的成分有一些缺失,在能量储存上也比不上以前了。

从山洞里出去的时候,还是夜晚。外面是大暴雪,比前一天的天气更加猛烈。古树的枝干相互摩擦,出巨大的声响,混合狂风刮起的声音,一直回荡在周围连绵的山脉里。

树冠上的积雪在这时往下掉了很多,降下去的积雪厚度再度增加了一点。

积雪很多已经结成了块,底层的雪在一两天的时间里被压得很实,踩在上面有了踏实的感觉。卡西亚原本计划在山洞里休息一段时间,再继续前进,去寻找其他的队伍也好,或者是直接朝着雪峰前进也罢。现在的状态只有平时的六七层左右,在恶劣的环境里急匆匆地赶路,对身体的后续恢复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。

但是考虑到那个狙击手所在的队伍,卡西亚最后还是决定尽早离开这里。上尉的手术阶段比自己高,在实力和身体抵抗力上也肯定比自己强。但是那种化学毒性物质的效果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,不找到有效的方法,或者是注射解毒剂,卡西亚认为上尉的情况并不会比自己这边好多少。

一两个小时的时间,大暴雪便将卡西亚留下的痕迹完掩埋掉了。没有了那一个钻研药剂的人,敌人想要再追上自己也没有可能了。为了不给敌人留下线索,从山洞中出来的时候,卡西亚特意将那几具敌人的尸体部搬到了一块,然后拉开了敌人身上所有钢壳炸弹的拉环,将可能帮助到敌人的东西部销毁掉了。

现在,卡西亚正借助着微弱的手电灯光在风雪中前进。不久前,他根据天气情况、积雪厚度,以及时间因素,对照着地图重新计算出了其他队伍最可能所在的区域,并标记在了地图上面,现在正准备一一排查过去。

“大概在明天天黑以前,应该就能遇到一个队伍来了。”看了一眼黑暗的四周,卡西亚喘着气说。他身上沾满了寒霜,风里带着雪雾,不时会从树冠上落下大团的积雪,可以轻松把他埋掉。大风成了阻力,行进的度也变得缓慢起来。

、、、、、、

暗灰色的云层下,一支队伍顶着大暴雪行走在缓坡上,只有十几人,顶着保暖帽子,还戴着附带呼吸器的面罩。前方不远处一侧,白色风雪里出现了模糊的暗绿色。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这时停下了脚步,取掉了面罩,露出一张白皙漂亮的脸。但肆掠的大雪并不懂得欣赏,雪花重重打了上去。但女子并不受风雪的影响,眼睛睁得很大,没有微眯起来,望了过去。

“就在那里了,如果我的直觉没有错的话。”女子开口对身后走过来的几人喃喃说道,“加布里以及其他几个人的尸体。”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