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可以免费无限看黄的软件下载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!

“雇佣IT老总当服务员,只怕老板付不起工资,”方晟笑着接过餐盘,“招投标工作已经尘埃落定,叶总还不回省城?”

景区管理系统是在程庚明主持下进行,采用竞价加综合评分的方式。即首先在参与竞价的近三十家公司中,按从低到高的顺序选出五家入围,这样淘汰掉漫天要价的大公司、大软件商。然后聘请省城富有经验的景区管理人员、大学IT知名教授组成专家组,听取入围公司阐述各自的方案,经过合议后给出综合评分。

报价和综合评分分别折算出分值后相加,就是该公司招投标最终得分。

叶韵领衔的潇南宁诗科技技术力量雄厚,方案设计简洁易于操作,在系统维护、升级等方面提出比较完备的服务条款,加之竞价环节报价最低,最终以两分优势胜出,顺利拿到景区管理系统的合同。

叶韵微笑:“叶主任可知一个成功的软件商是怎样炼成的?注意,我说软件商,不是软件专家。”

“做得象叶总这样出色。”他对IT行业真的不了解,不敢班门弄斧,只能半开玩笑地说话。

“跟微软、硅谷那些巨头相比,宁诗连小喽啰都算不上,不过我们有勇气坚持,”哪怕在说如此励志的话,她眼睛里都带着笑意,“论技术、资源、人脉,稍微大点的软件公司都能辗压宁诗,所以我们不硬碰硬,而是沉下心来做好两头,即市场调研和售后服务……”

方晟赞赏道:“的思路很好,听程庚明介绍诗宁之所以以两分险胜,主要是售后服务环节加到足够多的分数,把对手甩开一大截。但市场调研呢,优势体现在哪里?”

她略一迟疑,随即笑道:“应该算是商业秘密吧,不过说给方主任也没关系,我们已是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,”说到“亲密”二字她还俏皮地吐吐舌头,“关于中标价以及后期提供的一系列服务,宁诗其实不赚钱,甚至还得倒贴几万,这一点想必早有人在方主任面前吹过风。”

招投标结果出来后,确实有好几家大软件商跑到县里投诉宁诗以超低价恶意中标,然后降低软件开发质量,或后期维护中索取高额费用。方晟的态度是尊重程序,尊重招投标结果,并欢迎和鼓励各家软件公司程监督。

他道:“宁诗的优势在于开发费用小,能最大限度管控成本,即使赚不到钱至少不会亏。这么做的原因,我觉得宁诗太需要一个标杆项目。旅游业将是今后各地大力主导的绿色产业,类似沿海观光带景区的管理软件市场前景广阔,如果有成功上线并顺利运行的案例,无疑能在招投标中加分。我说得对不对?”

偷拍居家18岁少女半熟身体小诱惑

叶韵嫣然一笑,暧昧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妖娆可爱:

“方主任站的高度太高,小女子够不着呢……”

方晟内心悸动:“小女子”是周小容的口头禅,没想到从对面这位漂亮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来,别有一番风味。

“我考虑的是,目前搞得轰轰烈烈的景区建设不过是一期工程,根据省发改委的规划,二期、三期投资金额更大,总投资将达到数百亿,到时,景区管理软件不需要扩容吗?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“另外黄海景区建设只是沿海经济纽带上的一颗棋子,倘若运营得当,成功招揽四面八方游客,梧湘市会迅速动手,兴建到黄海景区的快速通道,将沿途景点串成一条规模更大的风光带,到时,为了共享数据,方便管理,应该继续延用宁诗的系统吧?”

“有……道理……”

此时方晟已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沿海观光带系列工程是省发改委以文件形式下发,叶韵知道有二期三期不足为奇,但沿海经济带、梧湘与黄海景区的快速通道、规模更大的风光带,这些至今为止只是何省长、姜主任、许玉贤等人脑海里的设想,既未在公开场合说过,也没有形成文字。敏捷如方晟,也是从他们的谈话中隐隐猜到几分意思,不料竟被叶韵说得如此透彻。

不对,这个女孩子一定有背景!

他装作漫不经心道:“叶总侃侃而谈,大有中文系女生的风采,哪个大学毕业?”

“潇南财大,软件工程专业。”

“专业对口,做自己喜欢的职业,感觉一定不错?”

叶韵何尝听不出他在打探自己的底细,笑得如沐春风:“没有啦。大四那阵子没考上公务员,又找不到心仪的单位,干脆跑到英国读研,两年后回国调整心态,到宁诗从销售经理做起,然后一步步向上爬……”

“不是每个销售经理都能爬到老总的位置。”

“打工仔而已,真正赚大钱的是董事长和股东。”

方晟知道貌似轻松的背后必定有难以言说的辛酸史,商界很现实也很冰冷,一个女孩子到打拚到这个程度实属不易。

手机响了,一看是陌生号码,方晟犹豫片刻还是接通,紧接着传来熟悉而腻味的声音:

“方主任近来可好?”

陈建冬!

方晟微微皱眉,发自内心讨厌那张笑脸,定定神道:“好,有事吗?”

以方晟如今的身份,完可以毫无礼貌地挂断电话,但他有点好奇陈建冬为何突然想起与自己通话,故而周旋几句。

不料对方深深叹了口气:“方常委,方主任,黄海官场第一红人,前途不可限量,当年我居然天真地以为拿一百万、副局长就能收买,真是瞎了狗眼,落到今天的失败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方晟深知他的阴险狡猾,打电话不可能为了反省自责,也不说话,静静听着。

“如今春风得意,在官场上无往而不利,谁见都得让三分,赵尧尧也死心塌地跟在三滩镇,好像都领结婚证了吧?恭喜恭喜!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我们几个就惨多了,现在风声紧,纪委象疯狗似的到处乱查,生意愈发不好做,前两天还听到个小道消息,说把严华杰安排到专案组专门查我,方常委,方主任,这就太不地道了嘛,虽说我们之间以前有点小误会,自打赵尧尧去香港,我也死了心,此后从没打扰过,对不对?可不能翻旧账反攻清算啊。”

方晟平淡地说:“纠正两个错误,第一,我不分管公安系统,无权安排严华杰去哪里;第二,严华杰在专案组干什么,那是他们内部分工,跟我没关系。”

“好好好,咱不争论这个,反正都是心知肚明的事,”陈建冬笑道,“方常委,方主任,俗话说得好,得饶人处且饶人;俗话又说狗急了还咬人。我们几个,包括死掉的刘桂文,眼下混得这么悲惨,不能说一手造成,至少脱不了干系,对吧?要说惩罚,差不多够意思了,再玩下去我们可要翻脸不认人!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“那我明说吧!论权术心机,别说我们几个,我们几个的老子都玩不过,黄海官场现在是一手遮天,其他人说话都不管用。可要把我们惹急了,敢站出来玩命的兄弟颇有不少,就算成天躲在三滩镇,就没有露面的时候?还有赵尧尧,我追了她几年都没得手,要是眼看没命,拚死也得糟蹋她一回,信不信?”

方晟唰地沉下脸,厉声道:“敢动她试试?”

叶韵被他吓住了,呆呆盯着他的脸,一动不动。

“所以说和气生财嘛,万事和为贵,两败俱伤多不好,说是不是?”陈建冬笑得有点得意,“方常委,方主任,希望撤回严华杰,停止对我的调查!能不能给个承诺,这会儿我等明确答复。”

方晟断然道:“我说过的话不再重复!”

陈建冬狞笑道:“的意思是不接受我的善意,打算对抗到底?”

“那是的说法。”

“好吧,想听我怎么对付赵尧尧?”他慢斯条理地说,“她跟同居这么长时间,想必早就不是处了,没关系,我喜欢有经验的,我要让她知道什么才算真正的男人……”

方晟最不能容忍有人侮辱心爱的女人,当即准备发作!

几乎是同时,叶韵看到他额头上有个小红点晃动,大惊失色,闪电般用力一推他的肩头,方晟猝然未及,连人带椅向后仰翻。

“啪!”

一颗子弹几乎擦着他的脸掠过,打在右侧餐桌上。

方晟从没经过暗杀场面,倒在地上后有点懵,双手撑地准备站起身。叶韵已猫着身体转到过道,见状和身将他再度扑倒!

“啪!”又一颗子弹擦身而过。

此时叶韵整个身子都压在方晟身上,温香软玉在怀,方晟却没半点绮丽的念头,沉声道:

“有人暗杀!”

他已想明白了,刚刚陈建冬打电话过来时狙击手已埋伏到位,就等双方谈崩时动手!

他还想到一个更可怕的问题:关于赵尧尧,陈建冬可不是说说而已!

这会儿赵尧尧独自在家!

admin666
admin666

View all posts